Return to site

環遊世界@重慶

原文: http://goo.gl/RQN75h

重慶大慶雖然就座落於尖沙咀鬧市,但平常絕不會想到要進去逛街購物。一方面是覺得這裡品流複雜,另一方面也以為裡面的生活與自己無關。慶幸再跟 @kaifongtour 出發,參加他們與突破 @trialanderror lab合作的重慶大慶導賞團,得以重新認識重慶森林的故事。

出發前,導賞員Jeff向我們展示了一張重慶大廈的售樓書。當年的重慶大廈原來是同區最高的商住大廈;景色醉人、旺中帶靜、地區高尚通通是賣點。對比現在的住宅,基乎等於西九龍豪宅的程度吧!曾經風光的重慶大慶究竟是如何化身今日的非洲貿易中心和賓館大廈?帶著疑問和興奮,我們一行闖進了重慶大廈。

重慶大廈有兩層商場,地下比較熱鬧,有人在兜售電話卡和找換。穿過人群,走上一層樓梯,卻突然清靜下來。二樓大概有4成舖位仍在招租,導賞的時候也不見很多人流。原來這裡主要做手機買賣的生意,買家很多是帶自非洲等國家的青年。他們自資機票,隻身抵港,從重慶大廈將新款手機運回家鄉轉售。導賞員Maggie還介紹了一款名為「14日」的機種:原來代表在14日內退貨而又不能再出售的手機,以和一般的二手機分別開來。

80年代,重慶大廈已經成為「低端全球化系統的重要一環」(詳見麥高登 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重慶大廈 2013),不過隨著大陸經濟發展,不少人轉移陣地直接向大陸取貨,重慶大廈的貿易就減少了很多。但重慶大慶便利的地點和接受小額批發的特質讓她依然在全球化舞台上發揮自己的角色。

同樣落戶二樓還有一間金錶店。店主陳生憑自己對鐘錶的認識,即使當年不懂英語仍挑戰在重慶大廈開店。金錶款式獨特,全部自家設計,由大陸工場製造。對於重慶大廈的治安,陳生這樣評價:「呢度的人都安份守己,他們來做生意,反而仲擔心卷入事非。」確實,導賞期間雖然很多人對我們投以好奇的目光,但都很友善,不會打擾我們;反而保安員叔叔對我們幾番查問,不想我們多作停留。

重慶大廈除了是非洲手機買賣的樞紐,亦是香港賓館的集中地。根據導賞員的介紹,重慶大廈內持牌賓館就有100間以上,而全港賓館卻只有700多間。這個高密度的賓館群使重慶大廈的人口更多元化,在重慶要找到100個不同國籍的人也並非難事!

我們跟著導賞員參觀其中一間賓館。重慶大廈是商住兩用的建築,一個單位隔成6、7間獨立房,便是一間賓館。門楣上用一塊膠版寫著賓館名稱,裝潢朴實,很有電影感。在等電梯離開的時候,剛好同層另一單位的住客婆婆出門,閑聊之下知道原來旁邊賓館的東主偶然會到婆婆家中幫忙打點家務。70年代鄰舍互助的精神早已成為過去,想不到竟然在重慶大廈中得以延續。

提到互助,不得不提在大廈頂層的基督教勵行會中心。他們特別為來到香港的難民提供生活資助。年初不少新聞都報導真假難民,一時間難民成為社會寄生蟲,受盡歧視。其實香港的難民政策相當落後,不少難民來港十年,仍無法獲得工作簽証,被逼濟留。這群人的日常生活被社會遺忘,只在分配資源時被冠以不勞而獲的標籤,然後進一步合理化對他們的剝削。或許只有在重慶大廈這個本地人甚少踏足的角落,他們才可以得到一片安身之所。


導賞的尾聲,我們一行人又回到一樓的商場,和巴基斯坦籍的香港人Egg-Ball(音譯)暢談生活。Egg-Ball來港幾十年,在重慶大廈樓上有一間清真菜館。幾年前在樓下加開小食士多,專賣巴基斯坦小食和甜品。一杯香滑甜奶茶也不過港幣8元,在尖沙咀已經買少見少。Egg-Ball很喜歡重慶大廈的環境,他說這裡他有很多朋友。有時黃昏要到九龍清真寺作晚禱,他只要關上燈就走,一點也不擔心有人順手牽羊。「大廈入面都是朋友,即使店裡無人看管也會自覺放下銀兩。偶然有些人確實沒有錢,那就當接濟他們吧!」Egg-Ball豁達開朗的說。

Egg-Ball的子女都是在香港成長和上學,比起巴基斯坦語,廣東話才是孩子們的母語。雖然視香港為家,但有時不免失落。Egg-Ball曾有幾次在香港問路被拒絕的經驗,反而在外地旅遊卻得到熱情招待。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Egg-Ball笑著說搞不明白。作為本地人,又何嘗能夠說得清楚?


多年前一套《重慶森林》,將重慶大廈和石屎森林兩個物件連結,演活了繁華都市中的寂寞和唏噓。時移世易,外邊的世界早已轉換萬千,重慶大廈的故事仍在繼續。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